克洛

喜欢文字,喜欢音乐。喜欢安静,喜欢发呆。喜欢微笑,喜欢忧伤。喜欢自己,喜欢自己真切的想法。

© 克洛 | Powered by LOFTER

真的太可怕了
你有时间,有精力,有目标,有需求
并且可以调动动力,能力
可是你却始终没有行动

生活如此也可以
你这样认为
所谓的对未来未知的恐惧呢?
所谓的想要为自己争取呢?
看着别人为自己努力而动容,然而你下一步做了什么吗?
并没有。

到处寻找破解这层慵懒随性的枷锁的钥匙,但是问题你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?答案已在眼前,却空为摆设。

当初怀揣着一股能力不足却仍尝试的劲头,如今被曾经的打击而不愿挺立了吗?

拜托你,动起来!!!
想追求的生活是要勇敢探索的!
不要逃避,请正视自己的渴望,拒绝沉溺在梦中!!!

她的双颊微微泛着桃红,微挑的眼角,闪烁着灵光却无处聚焦的黑眸,端正而又祥和的坐着,我想她应该是喝醉了。
没有理会身边的嘈杂,也没有过多的言语,白皙的手捧着玻璃酒杯小酌着。
昏暗的灯光,杂乱的人群,静谧的她虽与周遭格格不入却又隐匿其中,给人以带来一种露水滑落滴入水中“叮”的一声脆响而抚去脑海中嘈杂的感受。

终于,兴足人乏,她告辞了身边人,轻巧推脱,起身向外头走去。由于体内的化学反应过于长久,影响了大脑的平衡,她的步伐,用着力后便是乏力,那是精力略有不支的表现。于是在她走近我时,忍不住伏倒,借我肩头一靠。
酒气混杂着头发的香气刺激着我的鼻腔,由内而外一扫我先前的疲倦。“啊,不好意思。”她起身朝我微微一...

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???

于晚.凌晨

噗。。。这个草稿居然是好早以前留下来的,时间真是刚好,标题都不用改了

听着清明的歌,果然还是喜欢钢琴还有像钢琴那样清脆的声音。敲打在心头上,无限感望。

在签名里写了,是自己选择的孤独,结果,真的越来越孤独。像任性,耍脾气的孩子,叛逆期怎么挣扎都不够。

说好了,也决定了方向,可为什么还是迷茫不止。朦胧的岁月,朦胧的瞳目。在这僻壤的地方,我到底丢失了的是什么。这个问题或许有答案,但是我不知道;或许没答案,但我很想知道。

动起来,心里如是说。如果可以,其实我很想咆哮,但又觉得矫情了些许,那便是不愿意了。夜不早了,北方夏天的黎明总是比南方早那么多,四点多便是可以看到泛光的天,有点不习惯。

好...

这个没中心的抒发

恍惚,几个月就这么过去了,当初的冲动和激情高昂的想法不知现在消逝在何处。

竞选了部长,和副部聊起来才知道原来他俩竟是失利的小骄傲,所以现在才与我同处一校。与之相比,发现自己如此不堪,如此笨拙,以致觉得自己丑陋。想来总是努力不到结尾的我,也有过曾经辉煌的成绩,不输人的自信和斗志。曾经因为努力,不断施加自我压力而痛苦的我;曾经享受学习中偷闲玩乐的我;曾经挺着胸脯,气质放肆的我……回忆总是让人感触太多,显得矫情又算怎的。

明天四级考试,一个月前,对着舍友一本正经的说,不能像其他家伙那样,沉溺于无所事事中,我要认真备考。结果是,在拉拉扯扯的时间中,还是无所事事地迎来了四级考试。明天就考试了,什么都...

白天骑行,晚上回忆。对不会拍照的人来说,拍下的照片,是为了将那份感动以多一种的方式寄存下来。

我只是想写一段话

平阳就这样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夜间的春风并不透着生机,月亮隐在云后,一片朦胧。平阳望着远方的灯光,掠过的风吹亮了一丝嘴上的烟,照亮了双眼的前方。
不知何处而来的电话,对方拘谨地轻问了声「你能陪我说说话吗?」平阳用力吸了口烟,缓缓吐出后没有挂断电话,也没有任何发言。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带着点胆怯,带着点无助,带着点任性,带着点伤感,像清晨的微凉透过鼻腔袭在心上。
时间在沉寂中扭曲了长度,恍惚间,电话里传来的哭声像是一开始就有的,或者是刚刚才有的,但无关重要,平阳已经记不清了。

关于她的夜梦

这次应该是第三次了,围绕有她的梦。
印象中,我应该是不做梦,不打呼噜的良好睡眠者,不过上了大学才被室友指出我会做梦,偶尔还会发出吓人的吼声。好吧,我认了。

因为从前多愁善感,多于他人的反思,天性使然,我觉得对于感情上,应该比很多人更成熟一点,但并非成熟。

第一次梦,我梦见白朦一片,她蜷身我的怀中,我忍不住俯身亲吻她的桃唇。可是——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的她又是怎么回事,我现在怀中的是谁?
梦醒后,我思索着许久,未果。可至少,我知道了思念的心意。

第二次的梦,是黑夜晨曦交替的时光,转逝即忘,可惜了记忆,欣慰了情绪。

第三次的梦清晰可以忆,应该是这么几年来渐渐沉淀发酵而来的吧,心中期盼的都暗示得很清...

关于无聊(未完)

想说点什么,又不想说什么。
疲惫,困倦,到了学校莫名失眠,明明没心事,明明没心思,明明第一天晚上睡得那么香。
准备睡前哈欠不停,睡下后却不想闭眼,望着蓝天白云的壁纸,出神地发呆,直到突然发现有暖气真热。

困倦的时候,反射弧会变得巨长。反复翻过几遍相同的文章,始终只记得开头,后续的内容零零碎碎,就像被洪水推过的低桥,只剩无法联系的桥墩。注意力没办法集中,情绪什么的也是随意吧,不小心就会暴走,讨厌突然高调的声音,讨厌破坏静谧的一切人和物,讨厌懒于思考的人不懂考虑别人的人。总之就是,我没精力,别来刺激我,不要来烦我。

在B站,喝然然的鸡汤,虽然说并不营养,但是回味无穷。他说,那些我们叫做天才的人,并...

请不要说话

想说的话很多,却不知道怎么开始。没办法,对于开头,我总是应付不来呢。

学校真是差劲,教室的采光真差,那厚重的窗帘阻挡了我对光线的向往,自习的人群密度也是够了,害我不得一间又一间地寻找。

决定了,去巨远楼了,不然也是白费劲,不如稍费劲——有了,真有了,巨远楼一楼教室的光线真是销魂,不由得让人心里阵阵窃喜。

可惜啊,第一间教室有个人,有女、生。
什么鬼,第二间教室有个,锁,应该说是上锁了。
迷迷糊糊地推进了第三间教室,却发现又有人已经先我一步,算了,就这样吧。

下午两点半的光线,却又如傍晚的黄昏,略显昏暗的光与影,戴上耳机,便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,多想场景与时空暂停于此,让我一直享受下去。...

1 / 2